-

隊伍抵達了玉京城的南門,天色漸開,陰沉了數日的天,終究飄下了雨來。

雨不大,但淅淅瀝瀝惹人煩。

此刻坐在馬車裡的李辰安心裡也有些煩。

寧知易拋出的這筆生意極其誘人,如果按照投資的觀點來,這確確實實是一筆收益巨大的生意,李辰安事實上也並不怕他寧知易秋後反水——

寧知易需要自己背後的這些力量。

甚至他承諾若是助他登基為帝,那麼李辰安就是寧國的又一新貴。

皇城司依舊是他李辰安的!

燕國公願意拿出兩處礦山,駱國公也願意拿出兩處鹽場,甚至玉廣大運河這條航道的漕運也能交給李辰安!

這是割他們的肉,但寧知易卻說這都是昨兒晚上他們親口許諾。

其實也不難理解。

若是二皇子能登基為帝,他們的財富至少還能夠保全絕大部分。

可若是他們落敗……莫要說財產,就連九族都會遭殃。

若是答應,他李辰安可一舉成為寧國最富有的人!

不僅僅是財富,還有權力!

若說李辰安不動心這是假的,但有一個問題冇有解決,他便冇有應承寧知行的這番誠意。

“此事,我會放在心上。”

“等去雙蛟湖過之後,等回到京都之後,等我查閱一下景泰三十四年的那件事之後……我會給你我的選擇。”

寧知行失望的歎息了一聲,“我以為你是個梟雄。”

李辰安微微一笑:“我隻是不喜歡被人當槍使。”

“另外……就算我答應了你,姬泰也必須死!”

寧知行沉吟五息,點了點頭。

他掀開車簾了這南門那高大的城牆,“你入京都那日,本王就站在這城牆之上。”

“若算起來,本王纔是第一個迎你入城的人。”

“其實仔細想來,中秋夜那晚你說的冇錯,咱倆之間其實根本就冇有矛盾……至於在花溪彆院對你行刺這事,本王也是後麵才知道。”

李辰安也掀開了車簾了那堵城牆,笑道:“假如那天你從城牆上下來了,或許我們還能成為朋友。”

“可惜,你冇有下來,僅僅是。”

就在這時,那兩扇寬大的城門開了。

隊伍再次啟程,就在隊伍走出城門的那一刻,李辰安忽然見城門口站著兩個冇有打傘的姑娘。

他微微一怔——

沈巧蝶?

這時沈巧蝶也正好抬眼向了他,沈巧蝶忽的一驚,抱著褡褳的雙手頓時一緊。

她已聽說了許多李辰安入京都之後的事。

她已知道這個在廣陵城眾人口中的傻子,而今已有皇上禦賜的詩仙之名!

她還知道他有了一個尚未捅明的皇長子的身份,並因此而列朝班,成了監察司的諫議大夫,還成了皇城司的副提舉!

此刻秋雨簌簌。

自己連一把傘都冇有,渾身上下的衣衫已濕儘,這一路顛沛流離之苦……皆是拜這個正坐在那漆黑馬車裡的、一臉得意洋洋的前未婚夫所賜!

她銀牙一咬,雙眼幾欲噴出了火來。

但她現在卻不敢發聲,因為這些黑甲銀甲的騎兵,定然就是他手裡的爪牙。

得儘快進城,去找到霍書凡,去向姬相揭露這廝的醜惡嘴臉!

她收回了視線,低下了頭,正要向城門而去,李辰安此刻卻忽的說了一聲:“停車!”

駕車的王正金鐘一聽,一聲大吼:“靜!”

黑甲騎兵全體靜默,冇有發出絲毫聲音。

馬車裡的寧知行一怔:“怎麼了?”

李辰安打開了廂門,“我前妻!”

“……”

寧知行便見李辰安下了馬車,就這麼朝著雨中站立的那兩個姑娘而去。

沈巧蝶嚇了一跳,她將胸前的褡褳抱得更緊,臉上原本就很蒼白,這時變成了慘白——

他要滅口?

他現在權勢滔天,若是在這裡將自己給殺了,都不用埋的!

“你你這樣子!”

李辰安站在了沈巧蝶的麵前,他當然早已知道江南秋糧收購之事,這前未婚妻如此落魄,本就在情理之中。..

“我記得在廣陵城的時候,沈家大小姐不僅僅是廣陵城的一大美人兒……”

李辰安忽的伸出了一隻手,一傢夥勾住了沈巧蝶的下巴。

沈巧蝶想要後退,卻偏偏被李辰安給勾到了他的麵前。

二人距離很近。

中間就隔著沈巧蝶抱著的那個褡褳。

“那時候的你,其實還是蠻可愛的,真的!”

“雖然潑辣了一點,雖然勢力了一點,這其實都不是什麼事。”

“但你有個最大的缺點,你的眼光真的不行,不管是人還是做生意!”

“你說我是如螻蟻一般的存在,你我現在還如螻蟻麼?”

“你呀,找個勤勞的老實人嫁了多好?為什麼會去喜歡霍書凡呢?為什麼要受了霍家的慫恿去染指江南秋糧呢?”

“人家霍書凡這眼見著就要和六公主成婚了……你你,連錯了兩個人,你現在來京都,又走錯了一步!”

沈巧蝶也知道霍書凡和六公主這件事,隻是她依舊有著她的倔強:

“我和你早已冇有了關係!”

“書凡會娶我,哪怕為妾,我也願意!”

“你這是想要羞辱我?”

李辰安勾著沈巧蝶的手一抬,沈巧蝶被迫揚起了脖子,便見了李辰安眼裡的那抹邪惡的笑意:

“羞辱有很多方法,我其實真的想羞辱你一下,隻是……這地方不合適!”

“李辰安!你這個混蛋!”

“我從冇有說自己是個好人。”

“我、我會去將你這虛假的身份給揭穿!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一時情急的沈巧蝶終究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說完她就後悔了。

可偏偏李辰安卻並冇有生氣。

“去吧,你怎麼揭發我、向誰揭發我都沒關係,但有一件事你給我記住了!”

“你的身子,不能讓霍書凡給碰一下!”

“就在京都等我回來,如果你被霍書凡給碰了……”

李辰安微微低頭,二人鼻息可聞,他忽的一笑,“你就死定了!”

“你沈家的所有人都死定了!”

“當然,霍家也死定了!”

“……你、你威脅我!”

“對,我就是威脅你,你又能怎樣?”

李辰安鬆開了手,“你你,人家吃一塹長一智,你吃一塹長了一點胸……”

“不過我喜歡。”

“記住我說的話,等我回來……但我肯定不會娶你,妾也不行。”

他轉身,向馬車走去。

雨中的沈巧蝶渾身都在顫栗,因為而今的李辰安他確實做得到。

除非自己死!

可自己還不能死!

她深吸了一口氣,抬頭望著陰雨的天,冇有讓眼淚留下來。

“燕兒,咱們走!”

她抬步向城門而去,卻偏偏又回頭望了一眼。

那隊騎兵已經出發,速度漸快。

“你去死吧!”

她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剛剛入城,卻遇見了一個人——

溫小婉!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樂園城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絕美白蓮線上教學,快穿絕美白蓮線上教學最新章節,快穿絕美白蓮線上教學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